当前位置: 德宏/ 瑞丽
“玉城”有支橄榄绿雷锋爱民服务队
2013-01-05 10:16:50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在有着“玉城”美誉的云南边境城市德宏州瑞丽市,一支身穿橄榄绿的特殊工作队活跃在瑞丽市的街道社区、田间地头,这支工作队还有一个特殊的名字——“雷锋”爱民服务队。带着对这支服务队太多的疑问和好奇,记者采访了其中几位。

“斯文哥”村头断案

戴着眼镜的陈健军警官,来自瑞丽边防大队勐卯边防派出所,不久前,小陈接到求助电话,前往辖区上弄安村民小组调解一起纠纷。事情起因很小,村里的两户人家,原本是和气相处的邻居,随着瑞丽城区建设不断加快,房价地价飞涨,村民开始大兴土木,两家房屋之间有一米宽的地基,两家人都说归自己所有,矛盾由此产生,先是恶语相加,继而就要挥拳弄棒。

小陈来到现场,不动声色地进行察看,很快心里就有了方案。只见他拿来板凳桌椅,让两家人面对面坐在一起,拿起一个苹果,对两家人说:“你们几十年的友谊就象这个苹果,给人带来愉悦、舒心和美味,而因这一米的地基引发的矛盾就象一只钻进苹果的蛀虫,好好的一个苹果就成了垃圾,你们说,是要一个好苹果,还是要一个垃圾?”说得两家人都同时低下了头,见有了转机,小陈趁热打铁,提出解决方案,让两家人用这一米地基共建一面墙,双方欣然接受了小陈的提议,两家人重归于好。

“霸王花”使绕指柔

张丹,女,年芳二十,身高一米七,性格有点大大咧咧,做起事来风风火火,习过三年武的她一入伍就被分配到了业务单位,工作上也是风生水起,一批违法分子接连败在她的手下,她是服务队里唯一的女性,因为入队时间最短,队友们总爱称她“老幺”。

小张入队后第一件差事就非常棘手。原来,辖区勐嘎村有两名爱滋病孤儿,因为患病,兄弟俩变得越来越孤癖,学不上了,整天躲在家里不出门,也不与人接触,张丹就负责两个孩子的心理辅导工作。为了能够融入和便于照顾两个小孩子的生活,小张积极协调,将两个孩子接到单位附近的一所学校,从那天起,小张便客串起“妈妈”的角色,有时间就到学校看这兄弟俩,陪他们聊天,带他们逛街,用女性的柔情融化孩子内心的冰山,接触多了,两个孩子偶尔会和她说说庆,然而,要打开两个孩子的心门,却并非一件简单的事,看着两个忧郁的孩子,小张愁上心头。

这天是周末,小张带着两个孩子走到广场,广场边声乐培训班里传出的乐器声引起了两个孩子的注意,看到孩子眼中渴望的神情,小张有了主意,她立即跑到乐器店里买来了三个葫芦丝,一人一个,孩子开心地接受了这份礼物。于是,空闲的时间,小张就和两个孩子共同学习葫芦丝的吹奏,在乐器声中,两个孩子眼中的忧郁渐渐被阳光所代替,性格也变得开朗起来,开始主动融入同学。

当一大两小三人又一次坐在一起时,两个孩子郑重地对小张说:“小张阿姨,我们可以叫你妈妈吗?”“嗯!”一怔之后,小张含着泪水重重地点了点头。

妈妈、女儿、孙女……,不断增多的角色变换使小张为更多的群众记住,在孤寡老人、困难儿童这样一个弱势群体里,小张成了阳光和温暖的代名词。

“刘博士”千里支招

刘华树,瑞丽边防大队案件侦查队的副队长,多年的工作经历让他积累了丰富的办案经验,是服务队名符其实的智囊,遇到法律方面的问题,首先想到的一定是他,人送外号“刘博士”。

刘警官通话的对象是远在湖南务工的岩相。岩相是瑞丽人,一年前到湖南务工,因为法律意识不强,在未签订务工合同的情况下在一家工厂做了一年多的工,老板一直以各种理由拖欠工资,最后老板竟耍起无赖,称岩相并不是工厂的工人,也从没有在工厂里务工。一年多的辛苦转眼就要化成泡影,岩相哭过、求过,但却丝毫也没能打动老板的铁石心肠,无奈之中,岩相想起瑞丽边防大队的“为民承诺”:“有困难,找边防。”就拿起电话,向瑞丽边防大队求助,刘警官于是接下了这个案子。

一边电话指导岩相收集相关证据,一边,刘警官与工厂老板取得了联系,对其晓以利害,最终成功说服工厂老板,岩相拿到拖欠一年多的工资,高高兴兴地回了家。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刘警官,说声“谢谢”

服务队组建2年多来,先后为群众化解矛盾纠纷364起;募集助学基金29000余元,11名孩子通过他们的帮助重新步入了学堂;长期帮扶26户困难家庭,为群众做好事500余件。 “百事通”、“及时雨”……,这些由群众送给官兵的外号,道出了瑞丽边防官兵一心为民所做出的不懈努力,队员们说:只要群众需要,这面旗帜就会一直在这里飘扬!

(周文璟 张耀辉 马常东)

责任编辑: 王一涵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