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宏/ 商界风云
记德宏州坚守在岗位的亮电团队
2016-02-18 17:15:51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2月9日,大年初二,中雨,我刚进办公室丁加盈就嚷着:“快,交接下手续,家里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去帮忙呢。年三十和初一都值班,今天早上一定要赶着回去吃顿年饭,期待已久的锅子菜,我来了。”交接好工作后,小丁急急忙忙的走了,留下一句:“各位辛苦了,我会帮你们多吃点好的,晚上不要因为太想家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啊!”

我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他,继续看前两天的值班记录,电话突然响了,接起电话:“小武,我是杨明,和你电话签到一下”。因为旧城辖区内有3个营业点,旧城、油松岭和新城,所以他们都要用座机打电话来签到。

刚挂了电话又响了,我以为是新城的打电话来,一看是移动公司的,心想不会是拜年吧!哎,看来是我想多了,接起电话:“武师,是不是你们新城停电啊,我们那边有两个基站显示停电。”我当时心想应该是下了一夜的雨,怕是跳闸了吧。我回复他:“我现在还不确定,等我去核实一下在答复你。”挂了电话,我马上向新城值班员张浩成打了电话,还没有等我开口他就说:“我刚接到用户报修,新城邦瓦二社用户打电话来,说他们家的灯忽明忽暗的,电压不稳,我猜应该是缺项了,我还准备打你电话呢,没有想到你就打电话来了,你现在拿着摇表、拉闸杆和工具过来吧,我等着你。”

挂了电话,我马上把事情汇报给所长,所长想了想说道:“你到工器具室领齐工具就去吧,虽然现在还在下雨,但是旧城离新城有20公里,不需要等雨停在去,你先去新城营业点等着,等雨小了就可以马上去现场了,这样也能节省很多的时间。”

领齐工具,向移动公司说明情况后,我便赶往新城了,刚到新城真是天公作美,雨竟然停了,心想太好了,没想到张浩成上车后就开始抱怨:“刚才打电话来报修的那个用户,真是搞得我没有脾气了,他打电话来,接通后半天不说话,我喂了大概有1分钟,只听他和别人在聊天,我当时没有多想以为是打错了,我就把电话挂了,过了一会他又打过来,接起电话还没等我开口,电话那头就嚷嚷起来,你们供电所干什么,我打电话来你们接起电话不说话还把电话给挂了,真是过分。我当时在想天啊!我冤枉啊!比窦娥还冤!但是我没有生气,过年要是没有电大家都急,想想也就释然了。和用户解释后,用户便没有在说什么,只是很不高兴的叫我快去看下,你说我是不是冤啊!”

就这样在张浩成的抱怨中,我们来到邦瓦二社,突然张浩成转变刚才抱怨的神情,一脸肯定的和我说:“既然是缺相我们先不要进寨子,先去分支线T接点处看看,我觉得应该是那里的跌落熔断器掉了一相,就在前面不远。”我没有说什么只是按照他的指引来到了T接点处,刚到他就得意说道:“看吧,我说的没有错,果真是跌落保险掉了一相。”

下车后,我们准备好一切,把跌落熔断器取下来后发现保险丝烧断了,看着他娴熟的手法,我吹嘘到:“不愧是抢修小达人,动作真麻利。”他笑笑竟然说道:“你们这些凡人不懂,你以为我这些年是白混的吗?”听到他这样的回复我是觉得又气又好笑。

就在我们刚接好保险丝时,老天又在一次“作美”了,这雨说下就下,搞得我俩只能跑回车里躲雨,这时张浩成的电话响了,接起电话只听到他喊了声:“爸”,接下来的就是他凝重的表情和恩、恩、恩的答复。挂了电话他没有说什么,打开车窗抽了一支烟,看着外面的雨滴进车里来,我也没有问他怎么了,毕竟是他的家事不好过问,就这样在我俩在车里看了半个小时的雨,雨小了,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于是我俩便迅速的下车,将跌落熔断器合上,打电话向用户核实用电正常后才离开。

在回去的途中他突然说:“这个年过得真是倒霉,我爸刚才打电话来告诉我奶奶住院了,因为脑梗塞,你说我要不要和所长请假,但是我走了新城这边怎么办。”说着说着他便拨通了新城营业点班长张自源的电话:“喂,张自源吗?是这样我刚接到电话说我奶奶住院了,要不这样,我和你商量一下,你能帮我值4个小时的班吗?我太担心我奶奶了想去看看她,看到她我就马上回来”当时我看到他的眼眶已经湿润。电话那头很快的答应了他,并和他说:“要不你今天就不用回来,你今天就在医院好好的照顾你奶奶,这里有我不用担心。”听到这样的答复张浩成很是感激的说道:“不用了,我知道大过年的你也想和家人在一起,说好4个小时就4个小时,我看到奶奶后没有什么事就马上回来。”挂了电话后他马上向所长汇报了刚才抢修的情况,并向所长请了假,得到所长的同意后他才放心了下来。

把张浩成送回所上后,我便赶回了旧城,到了晚上23:30分,值班对讲机突然叫了起来,一听是所长的声音:“哎呀,我池塘里的鱼怎么都翻白肚皮了,大家来把他们都杀了吧!”听到这里,对讲机里都炸开了锅,有说负责杀鱼的,有说负责做生鱼片的,有说负责善后的,还有的说负责吃的,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所长并不是因为家里的鱼都翻肚皮了才叫大家去吃,而是既然大家能在一个所就是缘分,就是一家人,就算过年值班又怎么样,也要像在家里一样热闹开心,就这样大家在热闹高兴的鱼宴中度过了值班的一天,张浩成也准时的回到了他的岗位上。

还记得所长在看到春节值班表时,便把各班长都臭骂了一顿,原因就是因为班长值班都排在后面几天,让我吃惊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段忠兴、李继远夫妇都是旧城供电所抄表员,夫妻两主动要求春节都值班,据他俩说:“我们过年很少值班,往年都是班长值班,今年让班长去休息我俩来值班,孩子也大了去奶奶家过年就可以了。”

我相信,像他们这样的人还很多,他们不想回家过年?他们不想多陪陪老人和孩子?不,他们想,比任何人都想。既然选择了南网这个职业,我们就要对得起它,就要负起责任,我们的工作到位了,才能让大家平平安安、亮亮堂堂的过个好年。

通讯员 武必胜

责任编辑: 高佛雁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