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宏/ 要闻区
德宏蓝天救援队 用爱谱写奉献之歌
2017-12-15 08:40:54   来源:云南日报
分享至:

这一天,和往常的每一天都没有什么两样,德宏的天空湛蓝,虽然还有薄薄的一层疑似雾霾的气体,但对于德宏的清新来说可算是无伤大雅。

刚从畹町办事回来途中,见路边有一群面色焦灼的人,我放慢车速,看清地上躺着一个人事不知的中年妇人,一位怀孕的少妇在旁边大声地打着电话。不知道能做点什么、是否需要帮助,带着这个想法我靠边停车,过去探看详情,地上的中年妇人是那位怀孕少妇的母亲。我用手搭着妇人的手腕,感觉到脉搏还算平稳有力,但掐人中不醒,也毫无反应。因为医学知识不够,也不知道还能做点什么,只有一边测着昏迷患者的脉搏,一边坐等120急救车。

120离这里至少15分钟以上的路程,而患者气若游丝,脉搏也渐渐微弱至几不可测……我呆呆看着她的脸,并没有痛苦的表情,只是变得青紫,嘴唇也开始现出乌黑。我抬头,她的女儿手扶着硕大的腹部,眼睛看着我,似乎想要我给她一个答案。

我避开了她的眼睛——我手指上已经感觉不到生命的跳动了。

几分钟以后,120的白车终于来到,冲出两位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开始紧急抢救。重复了三四次同样的动作以后,两位男医生互相对看一眼,摇了摇头叹口气,轻轻说了声:“谁是家人?准备后事吧。”便开始收拾急救物品。

怀孕的少妇尖叫一声,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开始大声急促地喊:“妈妈!妈妈!你外孙还没出世呢,你不可能死,不可能!”语调高亢尖利,继而号啕大哭,旁人拉之不动……我默默的站立在旁边,只感觉仿佛是在看一场电影,一点真实感也没有。

这是2014年的秋天。

队员的身影穿梭在安置点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加入了蓝天救援队。

2016年11月20日凌晨2点,毗邻的国家缅甸北部多地突然爆发武装冲突。居住在边境一线的缅甸边民们惊慌失措,他们只顾抱起身边的孩子和拉起因为恐惧而脚软的妻子往外跑。脚下的土地仿佛在摇晃,他们熟悉的这个世界即将崩塌。当他们越过标志着两国国境的边界河,便到了中国。这个时候,中国的畹町尚且在沉睡之中,但有些人已经纷纷从床上坐了起来,探头看向窗外,因为他们被不远处传来的动静所惊醒。只是他们没有料到,几个小时以后,会在畹町看见那么多的缅甸边民涌入。

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蓝天救援队知道消息后迅速做出反应,一边发出全国性的募捐倡议,一边赶赴边民安置点。随着一个个急促为缅甸边民们募捐的倡议书在各个社交媒体、朋友圈铺天盖地的炸开,一车车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类物资迅速运达畹町安置点,在现场的队员们身体力行,对蓝天通过募捐而来的物资进行记录登记和入库,并协助其他部门稳妥有序地进行安置工作。

蓝色的身影穿梭在安置点的每一个角落,参与搭帐篷,建盖简易的厕所,紧急消毒,接收物资,分发棉被……经过几天的太阳曝晒,队友们脸上的肌肤变得比刚来那几天要黑了许多,嘴唇也因为摄入水分不足而变得干裂。

刚开始的安置工作繁琐无序,拖儿带女的边民们惊慌不定,他们中间有尚在嗷嗷待哺的婴儿,有身带疾患的老年人。但无论如何,从他们的行为中可以看出他们仍然对生活抱有希望,因为他们努力地照顾着身边的亲人和邻居们,并没有因突然的变故而变得沮丧麻木。

累坏了的队员们,等边民都吃上饭以后才开始吃盒饭。

下午,收到消息,芒海地区的情况更加严峻,更多的缅甸边民纷纷涌入芒海各地。队长朱闵云看畹町安置点的情况已经逐渐有序,便率芒市队员赶赴芒海吕英安置点,畹町安置点则交由瑞丽组负责。

去往芒海的路途更加遥远和危险,因为距离缅甸实在太近,枪声炮声不时隆隆响起,近在咫尺如在耳边,令人禁不住捏把冷汗。

在这一次缅甸边民大量涌入中国境内事件中,德宏州蓝天救援队快速反应,有效参与,配合其他部门以极高的效率安顿好流离失所的边民们,因为处置及时,没有出现后续可能的隐患和事故。

为时26个日夜,德宏州蓝天救援队一直坚守在缅甸边民身边,实实在在的用行动谱写着蓝天之歌。

而我在这次事件以后,收到了上级的通知:我被吸收为正式队员。从志愿者到成为正式队员,我用了14个月的时间。

一名公益组织人员的使命感

2017年2月12日,保山西邑水库一位老人溺水身亡,我们出队执行打捞任务。初春的保山很冷,水库的风更冷,吹进骨头一般的冷,队员稍一得空便不时的甩手和活动手指——因为水太寒冷,他们的手指已经冻得发僵!我甚至能想象得到连续搜寻作业几个小时的行动组队友们他们的手臂是酸麻的,被阴雨打湿的身体是寒冷的,弯腰低头搜寻的脖颈是僵硬的……而这样的场景,在蓝天救援现场却又是十分常见的!但每一次,我心中仍然有震撼,除了感动和心疼之外,总是会想起我们的队训第一句:少说多做,默默奉献!

参加蓝天救援队已经2年有余,从不太认真的志愿者身份到现在成为德宏州蓝天救援队瑞丽组的队委、文秘组组长,中间我经历了太多太多。

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体力的问题,技能的问题,而还要关乎你的心理承受能力是否足够强大。我们蓝天的救援范围内有各种各样的天灾人祸,车祸、溺水、地震,以及各种意外。就算你戴着防护手套,伤者或死者的鲜血一样会沾染上你的衣服;哪怕你戴着口罩,死亡的气息依旧会不受控制的钻进你的鼻孔;蜷曲紧绷的身体,支离破碎的身体……亲人们在旁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寻死声,声声入耳,声声碎心。

你能控制住你的恐惧、你的颤抖、你的悲悯、你的泪水吗?不是蓝天无情,而是作为一个专业救援的公益组织,需要在现场保持冷静和镇定,试想一下,如果我们的救援人员到了现场,反而和出事人员的亲属哭成一团,如何安抚家属的情绪?

2017年3月8日,几个十几岁的小学生偷偷跑到瑞丽江去游泳嬉水。瑞丽江江面最宽处达200米,看上去江水平缓,岸边有细沙鹅卵石,白色的芦苇花摇曳,十分美丽温柔——下面却是暗礁林立,下一脚就踏进了阎王殿了。

一群孩子相约夏日游泳,忽然间就和父母阴阳相隔……三个孩子不幸溺水。当时正值周三,我们正在消防队里和消防队员学习绳索救援技能,于是通过和消防部门的协调,共同出队前往出事地点。

出事江边那段已经围满了人,三家孩子的家人已经得到消息,或许是还未能接受孩子溺水的事实,抱有最后一丝希望,所以现场并没有太混乱。

溺水和其他事故不太一样的地方是,几乎没有救援的可能性,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打捞遗体……只需要4分钟,人便进入脑死亡,而水中救援,除非是发生溺水时旁边有人,否则,只有一个“死”字。

经过5天的时间,三个孩子全部打捞上岸。

家人的痛彻心扉哭声震天,我们队友的疲倦显而易见,每一天从清晨到黑夜,饿了上岸吃盒饭。各种排查,下水,村寨民兵、缅甸热心人士、消防官兵、当地政府,全部总动员,能下水的下水,不能下水的在岸边等候消息。

第三天的时候,有围观群众问我:“你们蓝天救援队是不是工资很高啊?”我笑了笑:“没有工资。”

“没有工资?!”他怀疑地看着我。

是,不但没有工资,我们的队服,我们每一次出队时候用的车,加的汽油,吃的饭,喝的水,都是队员们自己承担,包括打捞尸体时需要用到的手套、消毒液,都是自己花钱。出完队大家聚餐,也都平摊。

纵然如此,每一次出队,仍然踊跃,仍然热血。

因为蓝天于我们,不仅仅是一个名称,更多的是代表着一种使命感,一种责任感!

2017年7月6日,中国南丁格尔志愿者护理服务总队德宏州分队瑞丽支队给我们进行医疗技能的培训。在这次培训中,我想起了2014年的那一天,如果我早一点懂得心肺复苏,那位妇人不一定会死。

作为中国一个独立的专业性民间志愿公益救援机构,蓝天的创始宗旨无疑是极善的,蓝天渴望朗朗乾坤清明盛世,但天灾人祸,世事难料,蓝天唯有聚集力量,投身于无限大爱的公益事业中。我们每一个队员惟愿在蓝天的努力下,让这世间的悲伤少一点,再少一点;温暖多一点,再多一点。

或许还有很多人不知道蓝天,更或许还有一些人不理解我们蓝天,但是不重要,时间会证明一切。我们蓝天要出名,不是出个人的名,是出4006009958的名,让我们身边的人记住这个号码,就是我们的使命。

(乔丽)

责任编辑: 乐诚弘韵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